今天是: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外资闯入农业市场业界警示谁垄断谁亏损狮子花

时间:2019-08-24 18:10:08 来源:息县农业网 浏览量:9

编者按:近年来,外资进入中国农业的势头迅猛,给缺少资金投入的农业注入了活力,带来了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,提升了产业水平。同时也引发了一些人对农业产业安全的担忧。如何看待外资涉农,怎样合理利用好外资?人民日报推出了相关报道。  山东寿光市北环路,占地3000亩的寿光农产品(15.80,0.25,1.61%)物流园,车进车出,一车车蔬菜从这里运向四面八方。走进物流园的人,望着这片庞大的红色矩阵式建筑,无不惊叹它的规模和气魄。  当地的经营户和菜农并没留意,以黑石基金为首的外资的强劲注入,让这个开张半年的物流园变得更加雄心勃勃。寿光这个“中国的菜篮子”,或许正迎来一场营销模式的深刻变化。  物流网络:从寿光到全国  年交易量将达100亿公斤  据了解,寿光农产品物流园由香港旺益集团投资20亿元建设。已经建成的一期工程主要包括蔬菜果品交易区、蔬菜电子商务交易区、农产品交易区、加工区、物流配送区及配套服务区等。年底二期工程建成后,将成为亚洲最大的农产品物流园。该物流园总经理栾元伟说:“目前物流园每天交易量1500万公斤,估算年交易量达60亿公斤,全部建成后一年可实现100亿公斤的交易量。”  他同时承认,日前,以黑石为主的部分外资和旺益集团等共同组建了新公司——地利控股,目的是以寿光农产品物流园等批发市场为依托上市,并构建一个遍布全国的蔬菜及农产品批发物流网络。  随着新物流园启用,位于县城西南部、拥有26年历史的寿光蔬菜批发市场也于去年底结束了它的使命。这个占地面积600亩的市场,曾以规模大、品种全闻名全国。不过,随着寿光蔬菜产业的发展,老市场越来越难承载那么高的交易量,致使外边的马路也成了市场,每天早晨都是车和菜。  “原来的老市场已经不能满足寿光蔬菜市场的快速发展,水果等批发业务也被挤到其他地方。”栾元伟说,“新的物流园功能齐全,主要是围绕蔬菜提供交易、制冷、包装、运输等一系列的商业服务。目前佣金收入占总收入的30%至40%。”  栾元伟介绍,建物流园,还有两个初衷:一是建立一个农产品价格指数体系。寿光蔬菜产量和交易量都很大,建立一个价格指数体系完全有可能,他们目前正和政府有关部门一起研究制定,计划3年之内完成。二是推行“寿光标准”,打算逐步将包装箱变成“寿光标准”的标志,实行统一免费检测,符合标准的才能用这个箱子。这对食品安全有好处,对菜农和经销商会产生影响,也会成为一个利润增长点。  垄断网络难以形成  “蔬菜不易保存,谁垄断就砸在谁手里了”  栾元伟不同意外资进入且布控销售网络会形成垄断的说法。他分析说,农产品投资回报率极低,并非外资的投资首选。除大蒜等个别农产品易保存外,大多蔬菜不易保存,想垄断都垄断不了,两三天时间,菜就烂了,谁垄断就砸在谁手里。  “其次,中国的蔬菜市场太大了,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,谁都很难控制这个市场。像今年春天蔬菜价格高,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低温天气造成蔬菜减产,推高价格。再强大的投资者,也很难控制农民生产什么;流通环节也难控制,且充满潜在风险。”  事实上,寿光当地产的蔬菜,目前只有5%左右进入物流园交易,田间地头多年来自发形成的1000多家蔬菜交易市场,并没进入物流园。一位以产销有机蔬菜为主的合作社社长对记者说,不管新的还是老的蔬菜批发市场,他都没有进入过,他拥有自己可靠的销售渠道,直供一些大城市超市。他的有机蔬菜,一直比批发市场的普通蔬菜价格高得多。  “最根本的是,我们只收取市场管理费用,不参与交易,这就决定了我们不会去控制市场,更谈不上搞垄断。”栾元伟说,以前个别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,存在买空卖空、强制平仓等不规范经营行为,物流园内新建的电子交易市场,将规范经营,自己不坐庄,不参与交易。不能既当运动员,又当裁判员。  物流园内一些经营业户的看法,佐证了栾元伟的说法。搞了20年蔬菜批发生意的庞作泰说,物流园老板挣的是管理费,不参与交易,就搞不了垄断。一垄断,市场非死不可。  一位王姓业户介绍,物流园刚开张时,向运菜卡车收取每辆5元的“进门费”,一些业户有意见,干脆就不进园交易,“进门费”很快就取消了。“对于物流园来说,交易量越大,他们收取的佣金越多。所以,他们必须想方设法提升交易量。搞垄断的话,交易量就难保证,他们也难挣钱。”这位业户说。  机遇与风险并存  提升产业水平的同时,也蕴含风险  山东省农村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秦庆武认为,外资进入农产品行业,有机遇也有风险。  秦庆武说,外资进入农产品行业,有利于缓解我国农业发展中资金不足的矛盾,实现农业资金来源渠道多元化,推动地方农业产业化的进程,提高农业产业管理服务水平。其次,还可以充分借鉴发达国家的标准化建设与经营模式构建,加快我国农产品行业与国际接轨。但从长期看,存在被外资控制农产品资源和市场定价权的风险。  “蔬菜生产环节属于劳动力密集产业,外资进入不合算。但在蔬菜流通领域,对外资进入要稍微慎重一些。中国的农产品流通领域对外资没有限制,方便了外资进入。”秦庆武说,“我有一种担心,强势的外资不仅容易对处于弱势的小农经济造成冲击,对民族资本也会产生一定挤出效应。这些潜在风险现在可能看不出来,但确实是存在的。”

创可喷

福建福利彩票官方网站

北京母婴展

母婴用品代理

相关阅读
友情链接